众行雅誉Vicandesign
众行雅誉Vicandesign  
?????????Asothinkdesign)
公司动态
  企业动态 > 公司动态 > 6月2014
 
 
客    户:icandesign 时    间:2014 7
项目名称:转载--让闲着的车“活”起来,Uber是如何做到的?
 

让闲着的车“活”起来,Uber是如何做到的?

2014-07-08 10:08:04 作者:刘颖 来源:外滩画报

导语:
2009年,卡拉尼克和朋友聊天时想到“一个按钮,车即来到,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的创意,Uber就此诞生。

从伦敦到巴黎,从布鲁塞尔到柏林,这个 6 月如果你在欧洲这些主要城市,也许会发现,沿途招手打车变成了一件困难事儿——超过 3 万名出租车司机放下了手中的方向盘,选择走上街头参加游行示威活动,抗议打车软件 Uber 的“不正当竞争”。伦敦市交管部门建议市民乘坐地铁出行,柏林警方则建议司机绕开出租车司机的抗议路线。

“超级玛丽”印花 T 恤衫、牛仔裤、运动鞋,一身休闲打扮的 Uber 创始人、CEO 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对于这场声势浩大的“反 Uber 运动”不以为然。“如果说抗议活动前后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 Uber 更广为人知了。”

卡拉尼克的自信并非空口无凭。仅以伦敦为例,据统计,游行爆发当天,Uber 用户增长率就高达 850%,伦敦出租车公会也无奈地抱怨道:因为这场罢工,越来越多伦敦人反而选择使用 Uber 自行联络司机,不管对方是否拥有合法营运资质。

一场示威活动却戏剧化地成了一场免费的公关营销,效果居然还不错,卡拉尼克和他所率的 Uber 团队有理由开香槟好好庆祝一番。当然,值得庆祝的喜事还不止这一桩:该公司近期获得了新一轮高达 12 亿美元的融资,至此,这家创立仅 5 年的公司的市场总估值达到了 183 亿美元。要知道,在标准普尔 500 指数成份股中,科技公司的平均市值也就约为 160 亿美元。

目前,Uber 已覆盖全球 37 个国家的 128 个城市,其中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 4 个中国内地城市,每个月创造超过 2 万个工作岗位以及数十亿美元的庞大市场。

更高端、更私人的出行方案

在中国,轰轰烈烈的“滴滴”和“快的”之争让“打车软件”概念广为人知。而美国 Uber 则堪称这一行业的鼻祖。

相比“滴滴”、“快的”,Uber 对自己的定位不仅仅是一款打车应用,还“为乘客提供一种更高端、更私人的出行方案”,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私家车”式订车服务和空闲私车预订服务,这和其在中国的追随者“易到用车”颇为相似。此外,Uber 也在一些政策较为宽松的城市和地区与职业出租车司机展开合作,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嘀嘀”、“快的”这类运营模式。

“Uber 提供的是一个联系用户与车辆的平台。”卡拉尼克表示。Uber 力求以最高效、最便捷的方式让用户体验到定制化的用车服务。结合移动互联网、精准 GPS 定位,以及移动支付,Uber 可以根据用户需求配置车辆和司机,同时省略任何用户与司机之间的电话沟通,乃至事毕现金或扫码结算的环节。

一次完整的 Uber 使用过程大概是这样的:打开应用,输入目的地信息,在加长林肯、凯迪拉克、宝马、奔驰等之中选择你中意的座驾,预订完成后第一时间得到精确的预计到达时间、大致的价格和司机的实名信息,并可通过 APP 实时查看车辆行车路线。享受戴着白手套的司机彬彬有礼的服务,到达目的地后,绑定的信用卡将自动根据里程数扣款。与此同时,一封新邮件会即刻到达你的电子信箱,邮件列明了详细的里程数和收费数,并附上行驶线路图,是否绕了远路可一目了然。

极佳的用户体验被认为是 Uber 进入中国市场打开差异化竞争格局的“敲门砖”。公司高层显然也是这么想的。进军中国后,他们除了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优步”,接入了大多数中国人惯于使用的移动支付方式“支付宝”,公司还明确了市场策略以应对本已趋白热化的本地打车软件竞争。

因相关法规政策和监管问题,Uber 放弃了与无出租牌照的私家车主的合作,而是选择与本地专业租车公司结盟,采用与租车公司分成的盈利模式,首推 Uber black 高端豪华车业务,主要目标群体设定为在华外籍人士和白领精英,专注于为用户打造高品质的、可靠的、差异化的体验,并为合作伙伴提供一套高效的系统。

“我们在上海这样的城市的业务发展速度,比我们在其他市场,例如美国、英国、法国、新加坡要快得多。”谈到在中国市场的进展时,公司亚太区运营负责人亚伦·潘恩(Allen Penn)说道,“我们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关键在于简单而不间断地带给用户惊喜——想象一下,一辆奥迪 A6 几分钟之内就停在了你的家门口,我们可以创造这种差异化的体验。”

不务正业?

今年 4 月,在硅谷的中心城区,Uber 联手投资方之一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一同上演了一场热热闹闹的“真人秀”——六位来自这家硅谷顶级的风投机构合伙人分别坐入六辆 Uber 车在市区“兜风”,创业者只要使用 Uber 应用,就有机会被选中与这些投资人“同行”7 分钟,向投资者陈述自己的创业点子,并听取反馈,全程免费。

两家公司携手精心策划的这次营销活动大获成功,而这只是两者合作的一个极小部分。上个月,谷歌在升级 iOS 与安卓地图服务时,加入了对 Uber 叫车服务入口,查询过路线后,点击谷歌地图中的 Uber 选项,用户会被直接跳转到正式的 Uber 应用中。

这是谷歌在地图服务里首次提供了一种公交系统之外的第三方应用。对于 Uber 而言,这是扩大用户数的绝佳途径;对于谷歌来说,Uber 采集到的用户行车数据和路况信息也对该公司无人驾驶车辆的研发有着很高的价值。

除了这年头越来越值钱的数据,Uber 还将业务拓展到了特色配送行业。“让闲着的车‘活’起来”成为 Uber 进入这个看似不搭边的行业的充分理由。

去年夏天,Uber 和冰淇淋车业主合作,与美国 31 座城市的本地冰淇淋卡车推出 Uber Ice Cream 服务,使用Uber 招来冰淇淋卡车,采用 Uber 账号付款;情人节,Uber提供了玫瑰花递送服务,在 Uber 应用点击“玫瑰”按钮,选好鲜花,指定合适的司机,并告诉司机目的地,送递过程中可以与司机实时进行沟通。收件人在收到鲜花的同时,还会收到一张个性化的情人节卡片……

“独狼”卡拉尼克

“巅峰时期,我可是‘愤怒的小鸟’游戏全美分值排名第七的玩家哦。”现年 38 岁的卡拉尼克对自己的电玩成绩颇为得意。

“电玩控”的背后是这位创业家不凡的毅力。出生于洛杉矶、小学六年级就会编写程序的卡拉尼克是个典型的“硅谷小孩”。1998 年,他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计算机工程系辍学,创办了音乐分享网站 Scour。然而,与 Napster 等同类音乐网站一样,这家公司遭到了 30 多家大型电影和音乐公司的侵权指控,并被要求赔偿 2500 亿美元损失。卡拉尼克不得不卖掉公司,偿付赔偿并宣告破产。

第一次创业的失败并未击垮卡拉尼克。2001 年,他与朋友合作创立了 Red Swoosh 公司,为内容供应商降低网络流量负担。创业初期,他曾付不起房租,但他始终带领团队攻坚克难。6 年后,他以 1700 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 Red Swoosh,成为年轻的千万富翁。

2009 年,卡拉尼克和他的朋友佳瑞特·坎普(Garrett Camp)在聊天时想到“一个按钮,车即来到,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的创意,新的公司 Uber 就此诞生,并用短短数年时间从一个仅限小范围私人邀请的豪车接送服务商,成长为硅谷最热门的租车垂直行业服务公司。

“与众不同,就是我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独领风骚的原因。有时候我在想,作为一个创业者,一个企业的领导者,我有点像一只独狼。”卡拉尼克表示。

“独狼”也是他对于自己团队员工的要求。当 Uber 要在一个新的城市开展业务时,当地雇员通常能在业务推广和司机招募上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和独立权。

为了招揽生意,他们还需迎合各地的文化,给出推广创意,推出特色服务,比如送卷饼、送冰激凌,甚至是接送小猫咪、带舞狮队表演之类的活儿。“独狼”们形成的独特的团队文化激发了独特的营销创意,成就了独特的 Uber。

 
  给我们邮件 <<<
 
  公司动态
 

 

 

   
  客户审稿
 
客户代码
查询密码
*稿件查询,有效沟通
 
  重要声明
  *本网站所引用的案例图片,均为本公司已经完成并交付给客户使用,上市的项目。版权商标属于品牌方和委托方。本公司展示只是参考展示。
公司动态-叁尚品牌行销设计(Asothinkdesign)
首 页 近期案例 信心与服务 案例展示 意向合作 联系我们
重要声明:本网站展示的案例稿件均为本公司已交付完成稿件. 涉及商标及其它权项属于客户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